海子x

腐女 本命凛遥 男神巨多不详细说 老公宁泽涛 最近爱上了狐兔

第一次

傍晚,何唯意从空气浑浊不堪的地铁站出来,脚步匆匆地走进了前不远处一家便利店。
推门而入,头顶响起冰冷僵硬的机械问好声,何唯意瞥了一眼一如既往坐在收银台前看韩剧的女老板,快步走到保鲜柜处,随手拿起一份海鲜炒饭,转身拎起一盒果汁,直奔收银台而去。
女老板点击电脑上的“暂停”键,伸了个懒腰,懒洋洋地问:“要不要加热?”
“唔…加热吧。”
“嗯,一共18.5元。”
何唯意从手提包掏出钱包翻找着零钱,老板托着腮抬头望她,“我说你和吴孟分手也有半年吧?你怎么还是这种颓废风啊?”
“有什么走不走出来的,以前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啊。”
老板笑而不语。
走出便利店,一阵寒风扑面吹来,虽然x城这个地方不下雪,不过也冷的够呛的。
还记得上一年的今天,那个时候何唯意还没有和吴孟分手,日子虽过得一般但也算安稳,何唯意当时就在想:
“我会和吴孟这样子一直过下去吧?”
“当然啊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。”吴孟亲吻着何唯意的眼角,一脸温柔地说。
事实证明,并不会。
今年六月份,和她携手两年有多的准老公吴孟,向她提出分手。
理由很简单:我想要周游列国,而你想要平稳踏实,我们不适合。
何唯意故作淡定地接受了这个理由,与吴孟分道扬遮。
回到两人同居的地方,吴孟的东西早已经收拾好放在了一边。
看着忽然有点空的房子,何唯意心里有点难过,她默默地埋在沙发里大哭了一场。
很安静的那种。
她不想去询问吴孟,这种瞎扯出来的理由算什么,她心里也清楚,这段感情,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美好。
于是,她就这样过了半年。
当然,这半年她也没有每日借酒消愁也没有闹着要跳楼,吴孟走了,原来两个人一起分担的房租变成独自一人承受,何唯意表示,她如果每日借酒消愁,那估计没过几天她就得跟乞丐抢板凳。
裹着一身的寒气回到家,打开家门,迎接她的同样是一阵寒风。
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,就着果汁将味道略奇怪的炒饭咽下,之后去洗澡,之后再玩一会儿手机,之后睡觉。
嗯,充实的一天。
唯一有所期待的是早上的晨跑,这样她就可以去欣赏对门的邻居先生有力的跑姿。
吴孟搬走没多久后,对门便搬来一位帅气的邻居先生。
嗯,别问何唯意他叫什么名字,因为她也不知道。
何唯意是一个有点小闷骚而又害羞的人。
今天清晨,老天终于看不过眼了,顺手推了何唯意一把。
“小姐,可以请你帮个忙吗?”何唯意肖想已久的邻居先生今天忽然叫住假装去压腿的何唯意。
一瞬间,何唯意有种中了500万头奖的感觉。
“啊?什么事?”何唯意稍微矜持了一下。
邻居先生有点苦恼地诉说了一下缘由,原来是崴到脚了。
“运动能力看起来那么强,原来也会崴到脚啊!”何唯意内心吐槽了下,便答应了扶邻居先生回家这个重任。
扶着行动不便地邻居先生熟门熟路的来到楼下,邻居先生想让何唯意送到这里就好,何唯意满不在乎地挥挥手,一直送邻居先生到家门口。
“真是麻烦你了,一定耽误了你不少时间,我叫张洛,改天请你吃饭吧!”邻居先生笑眯眯地说。
“呃…我叫何唯意。”何唯意一时语塞,“我还有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“嗯。”邻居先生,哦不,张洛仍旧是微笑着,看起来打算是目送她下楼。
在张洛的目送下,何唯意转身进去家门,之后快速关上了门。
“……”张洛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何唯意靠着家门摸摸心脏,“噗通噗通”跳得极快。
张洛,张洛。
笑容真好看。
但在这天之后,何唯意便连续好几天没有再去晨跑,何唯意不太喜欢心跳的感觉,这会让她想起吴孟。
自从和吴孟分手之后,几个闺蜜也不断地扯着她去参加各种联谊,想要她忘掉过去,重新谈一段恋爱,可何唯意也就笑笑,之后再重新找男人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,重新谈一段恋爱,谈何容易?
她害怕。
她害怕再次失去。
周末————
何唯意终于抛弃“家里蹲”的形象,换上一件深灰色大衣,稍微化了个淡妆,随手捋顺与生俱来的一头自然卷,换上鞋子准备出门。
要去哪儿?答曰:“采购。”
专属于何唯意一月一次雷打不动地采购。
何唯意一边看着手里的购物清单一边往购物车里放日用品,难得一个周末可不能浪费在超市采购上。
但当何唯意推着购物车走到超市的某个角落时,她停下了一直异常匆忙的脚步,目光看向了超市新摆上架的杯子。
何唯意有个特殊的收集癖,那就是收集杯子,当然并不是指保温杯这一类实用型的,而是指在造型设计较为特殊的杯子,以及玻璃杯。
她捧起一只五边形的玻璃杯摸了又摸看了又看,这杯子不贵,只是家里的柜子貌似快要被杯子塞满了,而且这种基本款她也有买,不过这真的是很好看啊…。
“嗨!好巧!”
“…?!”何唯意差点摔了手中的杯子。
她缓慢的转过头来。
是张洛。
“自从上次见过之后去晨跑也没有看见你了,是没有空吗?”
“啊…没有…。”
“对了,说过要请你吃饭!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我们到楼下那家餐厅吃饭怎么样?”
“呃…。”
“就这样说定了,这杯子既然你这么喜欢,那我买下来送给你吧!”
“嗯…,谢谢。”
在她转身去推手推车的时,张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。
自从张洛在楼下餐厅请何唯意吃了一顿饭之后,两人的距离一下子从天涯海角变成了地铁上人贴人的距离,何唯意早上出去晨跑必定会遇到张洛,晚上下班也经常性的遇到张洛,甚至!她三番两次地接受了对方的邀请,去到对方的家里吃饭。
何唯意想过要拒绝,不过,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!何唯意自认厨艺也拿得出手,但和张洛这么一比,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!
此时此刻,何唯意正捧着一杯热茶,坐在张洛家的客厅,看《海绵宝宝》。
跟张洛熟悉起来之后,何唯意才发现张洛根本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成熟,还记得何唯意第一次去张洛家时,张洛恰巧就在播放小孩子们都很喜欢的《海绵宝宝》,于是何唯意就陪着张洛看了一下午的《海绵宝宝》,张洛不抽烟不喝酒,但是就是特别喜欢吃薯片这一类膨化食品,和何唯意初见他时温文尔雅的模样对比简直就是个迷之反转体!
不过就是因为这样,何唯意才愈发觉得张洛这个人很真实,逐渐地她也发现:
她可能要陷进去了。
每一次去他的家里吃饭,何唯意都会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这是最后一次!吃过这一顿,下一顿一定要义正言辞的拒绝!”
然而吃过这一顿,下一顿仍然没有忍住……。
属于吃货的忧伤。
最终,何唯意下定决心,在张洛又一次邀请她过来看《海绵宝宝》,吃他亲手制作的小蛋糕时,何唯意有点儿冷硬的拒绝了。
“为什么?”张洛疑惑不解。
“我们两个才认识没多久,而且一个女生进男生家里不太好吧?”话音刚落,何唯意自己都想给自己两巴掌,那之前自己还跑去别人家去那还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张洛轻笑一声,半靠在门框上,“那你认为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?”
何唯意被他这么一句憋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“嗯?”张洛把脸凑近何唯意,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何唯意沉默。
张洛勾起一个笑容。
“我喜欢你,”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有磁性,“你呢?”
“诶?”何唯意一脸懵懂的看着他。
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于承认喜欢我这件事这么犹豫,不过我想和你说的是,喜欢就是要说出来,不迈出第一步怎会知道有结果?”张洛笑着调侃何唯意,“是不是觉得我太帅,你觉得自己太丑?”
何唯意突然冲出去伸手搂住张洛。
“谁说我喜欢你了?”
“嗯,你不喜欢我。”张洛从善如流的回答。
失恋了?没人要了?
别怕。
整理好心情,再次迈出第一步,寻找真正属于你的幸福吧。